キウィ_刀乱手书准备中

✨鶴丸(鹤右&伊达组)✨奥塔别克(奥尤) ✨莫名/nina ✨愛宕天狗 ✨與儀 ✨轰焦冻
🎐有顶天家族 🎐永生之酒 🎐天行轶事 🎐怪化猫 🎐鬼灯的冷彻
腐向杂食 / FRB自由

想搞而不知道怎么搞.jpg

我可爱的cp说爷爷的个性应该是“让对方立即有了退休养老的愿望自动投降”

🐬海豚三日月x🐡河豚鹤丸哈哈哈哈哈!

试图惊吓海豚国王的蠢pufferfish成功引起了对方的注意(笑),开始了无穷无尽没羞没臊的生活!


之前改图的时候就想画了终于画完了!→暴力改图


更多关于海豚啪啪啪指路→知乎



【三日鹤】博物馆奇妙夜 ⭐第七夜⭐

这章写的有点长

爷爷终于动心了



刚刚被屏蔽了耶,はじめての屏蔽(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⭐第七夜⭐


宫内厅三之丸尚藏馆。

“一期,抱歉,我错了,我再也不敢了,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。”鹤丸五体投地扒住一期一振的裤脚,“我从此以后,绝不不打报告就出宫,绝不迷迷糊糊睡懒觉,绝不色令智昏被拐上床……”

“鹤丸阁下,”一期把自己的裤脚从鹤丸的爪子里扯出来,“第一,不要把‘拐上床’这个词用在三日月阁下身上;第二,你愿意做什么我都管不着,大不了就是一不小心把你的本体……”

“不要!亲爱的一期你不会这么心狠对不对!”

一期冷哼一声,径直走出去。

“哎,看来短时间内是不会原谅我了。”鹤丸瘫坐在矮桌前。

“不止一期,我和平野也十分担心哦。”莺丸给鹤丸倒了一杯茶。

“嗯,实在是抱歉了。”鹤丸说,“但是‘拐上床’这个词我真的没用错,就是三日月醉醺醺的抱住我不肯放手。”

“好的好的,知道你昨晚过得十分幸福了,再回味下去茶要冷了哦。”

“喂!莺丸!”


三日月整个下午都心情颇好,几位“捉奸”的付丧神在确定没有人身安全问题后,又都聚到三日月屋里来商量接下来几天的行程。

“我们在下个周末动身去名古屋参加盂兰盆祭。”龟甲贞宗看着日历说,“也就是可以招待各位在东京玩五天。”

“我要去迪士尼!”今剑高高举起手,“永远也玩不够!”

“好的,明天去迪士尼公园。”青江在纸上写好。

“等等!”大包平反对,“今剑去也就算了,我们这么一群大男人一起去迪士尼?这种死老爷子,”指向三日月,“也去迪士尼?”

“那大包平认为我们一群大男人应当做什么?”小狐丸笑嘻嘻地问。

“当然是手合训练!”大包平激动的说,“虽然已经不上战场了,但是不能忘记刀剑的本分!正好我要和这个死老爷子分出胜负!”

“好的,出发前一天全员车轮战大包平。” 青江在纸上写好。

“等等!为什么都冲我来?”大包平愤怒的说,“那迪士尼是不是不去了?”

“当然要去!”毛利藤四郎兴奋地说,“能见到好多小孩子!”

“嗯,”青江满意的点点头,“还可以玩鬼屋。好的下一个提案。”

众人七嘴八舌总算定下了行程。三日月喝着茶一直没说话,这时不慌不忙吃下一只薯饼,才开了口:“虽然十分对不住各位,但是这几天我不能和各位一起行动了。”

“哈?”

“为什么呀,三日月先生!”

“有一件十分要紧的事情。”三日月的确感到抱歉,但是与鹤丸的承诺在先。“我会尽量安排一下时间,毕竟即使是老爷子,也要经常参加集体活动嘛。”

“哎,看在这么多年的兄弟情分上,就不跟你计较了。”小狐丸叹口气。

“毕竟三日月爷爷就是个究极my pace的人啊。”狮子王在地上打了个滚。

“那我也不要去迪士尼了!”大包平抗议。

“不行不行,大包平不去的话我们玩什么呀!”龟甲反对。

“?!”


入了夜,三日月又把屋子打扫了一遍,铺好床榻,对着鹤丸抱枕泛起了愁。平时他都是将抱枕放在榻边,这晚知道鹤丸要来,开始纠结起如何摆放。放在椅子上,怕鹤丸一个不稳摔下来;放在地上,如果离自己太远,会不会显得太刻意?如果照常放在床边,会不会逾距了?

究极my pace的三日月宗近在这样的小事上无比犹豫,眼角瞟到桌上昨日鹤丸带来的贡品新茶,这才释然,昨夜两人已经十分亲密了,鹤丸没有表现出介意,今日也是主动提出来借宿的。自己或许想太多了。


于是夜半时分,三日月在自己的被窝里收获了一只光溜溜没穿衣服的鹤丸国永。

“你被吓到了吗……”鹤丸国永捂着脸把自己团成一个球,“我已经被吓死了。”

“……怎么回事?”三日月是真的被吓到了,一瞬间反应不过来,僵在被子里没有动,隔着薄薄的夏日浴衣,能感受到赤luo的白团子身上传来的体温。

“我觉得,天神大人对付丧神的定义有问题。”鹤丸依旧没有露出脸,“我前几次转移神格,穿的都是自己的衣服,常服战斗服都穿过,完全没有问题。今天我想着明天要去逛街啊,穿和服一定很奇怪吧,就借了莺丸的一身运动服,结果……”

“……这边显现的只有你,没有不属于你的衣服。”三日月笑了,“果然是很有问题的定义。”

“是吧是吧,凭什么换个衣服都不行啊?”鹤丸泪流满面,“这样我们的演出计划都要泡汤了啊!小光特意订做了演出服呢!难道我只能选择穿和服跳舞或者光着身子跳舞?”

“先把衣服穿上吧。”三日月总算想起来,起身去拿了一条自己的浴衣,“内裤……”

“要……”鹤丸生无可恋,“我已经被天神大人剥夺了穿现代内裤的资格,只能永远穿兜裆布了。”

“……实在不巧,”三日月无奈道,“我这里没有新的内裤了。我明天一早去给你买新的,现在大概只能将就一下了……”

“……三日月,”鹤丸七窍流血,“我,我……算了,一个晚上而已,反正只是在这里和你睡觉,光着就光着吧。”

这话听在三日月耳朵里,简直就是情人间才会说的话了。

他转过身去,鹤丸正坐着把深蓝色的浴衣往身上披。今天是满月,月光漏过窗棱,照在鹤丸白皙的肌肤和头发上,泛起了一层银光。鹤丸的手臂往后伸去,胸口挺起来,可以看到凸起来的小小乳尖。

一股火瞬间烧遍了三日月全身。

然而乳尖很快消失在了衣襟下面。鹤丸低下头系带子,面色微红,垂着眼睛,显得睫毛又长又厚。他有点不自在地把下摆塞进被子里,不小心漏出了一点屁股肉,慌忙地遮起来,这才抬头看着三日月,却发现他在走神。

三日月定定地看着眼前这个人,原本仅仅是相遇恨晚、惺惺相惜的知己,现在却穿着自己的衣服,蜷缩在自己的被子里,下/身赤luo着,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,脸上泛着潮红,双眼盈着水光。

三日月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尖叫,使劲地冲撞着皮肤表层,想要扑向这个人。

“实在不好意思,你是不是介意啊?要不,我还是狠狠心光着回皇宫去……”鹤丸的声音把三日月拉回了神。鹤丸话还没说完,三日月就已经钻进了被子里。

“快睡吧。”三日月的嗓音稍有一点低沉,“养好精神,明天还要出去玩呢。”

“你真的不介意?这次实在是太尴尬了……”

“完全没有,别乱想了。”

“那你刚才在发什么呆?”鹤丸也躺回了被子里,侧身面向三日月,膝盖蹭到了他的大腿。

“……在看你很好看。”三日月没有思考,直接实话实说了。

“喂,你这样说可是吓到我了。”鹤丸捶了他一下,“明明你才是天下最美好吗。”

“天下最美就不能欣赏其他的美了?”

“好吧,能被你欣赏,实在是太开心了。”鹤丸笑弯了眼睛,“不过如果你看到我的本体,估计会失望了。在战场上砍杀了太久,后来又在各种乱七八糟的地方呆过,已经是不堪入目了。”

“怎么会。”三日月也侧过头来看他,“这样的刀,不正是最美的刀吗。”

“果然你也这么认为!”鹤丸说,“说实话作为实战刀的我,和作为美术品的你,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哦。”

“嗯,我也是。”

“你还真的是没有作为美术品的不甘心哎!”鹤丸又捶捶他,“三日月,我真是越来越欣赏你了。以前只是听到你的各种传闻,感觉你一定是一个有趣的人,现在真的和你相处起来,简直要被你迷倒了!”

“哈哈哈,我也是哦。”

“你就只会附和我,听我夸你是不是特别开心。”鹤丸闭上了眼睛。“睡了睡了,晚安。”

“晚安,鹤丸。”


消耗了不少精神力的鹤丸很快睡着了。他睡得很安静,面向三日月一动不动。

三日月侧着脸看他,一只手伸到下面去,握住了自己已经勃/起了很久的xing器,慢慢动作起来。

他想着两个人第一次见面。那是两个月前,在皇宫院墙外的一株大树下,鹤丸从天而降,闯入了他的世界。千年以来,他们二人的轨迹第一次有了交集。

在这短短两个月里,每周的约会成了三日月最期待的事。他和鹤丸的聊天漫无边界:对平安时代的回忆,对时下新闻的看法,喜欢的食物,十分好笑的笑话…… 鹤丸的性格跳脱,三日月也乐于陪着装疯卖傻,而当跳脱的人认真起来时,又是十分值得信任的感觉,让三日月愿意在他面前毫无保留。

他们既有相当的眼界和气度,又有迥然不同的人生经历,既能给出相同的评判,又能提出新奇的见解。

至少,于三日月而言,鹤丸与他的契合度,是从未有过的完美。

这种如同齿轮般的契合,在三日月看到鹤丸luo体时,自然而言地加入了粘合剂般的肉yu,将两个齿轮胶着起来,成为了密不可分的爱意。

三日月在yu望达到顶点时,轻轻唤了一声,“鹤丸。”

身旁的人睡得很沉,任凭三日月一个人喘着粗气,久久不能平息。


【小剧场】

皇宫内,鹤丸消失后,三人盯着落在地上的一摊衣服。

平野:“鹤丸先生……他……怎么没能带走衣服……”

莺丸:“所以现在三日月应该正在面对没穿衣服的鹤丸。”

一期:“……鹤丸你怎么能对三日月阁下的眼睛做如此无礼的事!”


つづ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下一章去买iPhone X

三日月:我是大佬,有钱任性。

果然爬再多的墙头,鹤丸也永远是我的一番
鹤丸国永,明治三十四年十一月七日,献上

病名は愛だった

薬を飲んでみろ

终于等到刀鞘篇!当年突入最终篇的时候以为这部分不会再动画化了心超塞,还好还好_(:з」∠)_ 我的初恋小总_(:з」∠)_

虽然很糊但是
奥塔别克生日快乐!!!!!

真正的艺术家·白泽送给鬼灯的🎃